CETTIC心天

news 新闻动态

联系心天 Contact

热门产品 Products
  • 心天十件套拔罐
  • 新款排瘀师 十三件套
您现在所在位置:谦喜彩票 > 新闻动态 >

加油站经理把700万公款装进腰包 只为还400万黑彩

2018-10-06

(原标题:他把700多万公款装进了自己腰包!只为还上400万黑彩欠款?中石油佳木斯销售分公司安平加油站经理非法牟利,庭审现场公布!)

王亚君,1973年出生,今年45岁,

人到中年的他,

却因为一己私欲,

被带到了法庭。

加油站经理把700万公款装进腰包 只为还400万黑彩

庭审现场:现在宣布开庭,法警带被告人王亚君到庭。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之规定,在这里依法公开审理,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王亚君贪污一案。

公诉人

2017年的12月25日,下午5时,至26日中午12时期间,你是否在安平加油站,私自充值158张,总额为711万余的加油卡?

被告人王亚君

对。

充值158张加油卡,

充值金额711万多元,

作案时间只有19个小时,

被告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原来,被告人王亚君出生在一个从事石油工作的家庭,父亲和母亲都已经快70岁了,两位老人在退休之前,都在桦南县一家石油公司工作。王亚君也在中国石油公司佳木斯销售分公司安平加油站工作,他的妻子也是石油公司的员工。一家子的石油人,按理说,应该会特别骄傲、特别珍惜这份工作才对,可为什么偏偏只有王亚君,向这个宝贵的资源——“石油”,伸出了贪恋的双手呢?

公诉人

你为什么要私自充值这711万余元的加油卡,你当时的目的是什么?简要说明一下。

被告人王亚君

就是想先挪用一下。

公诉人

挪用是什么意思?挪用干什么?

被告人王亚君

还债和打黑彩。

黑彩主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就是指个人或团体不经过任何部门机关国家的批准私自制作并发行一种或多种彩票用以牟取暴利。第二类通常指个人或团体利用国家发行的彩票,私自搭建平台,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幅度提高奖金,并创造新玩法提高中奖率,凭借数字彩票的变幻莫测坐庄赚钱。被告人王亚君口中的黑彩,指的就是第二类。

近几年,我国不断加大打击黑彩的力度,各种因为沉迷黑彩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一桩桩、一件件血的教训,却没能及时让王亚君警醒,反而使他越陷越深。

说起被告人王亚君的黑彩之路,还要从2013年说起。王亚君的一位朋友特别喜欢玩黑彩,在一次吃饭闲聊时,就说到了这件事,王亚君出于好奇,就让这位朋友教了他几次怎么玩,逐渐的,王亚君开始迷上了黑彩,慢慢地他还和黑彩的老板成为了“朋友”。

公诉人

黑彩站在什么地方?

被告人 王亚君

就在邢志滨那地方,他自己有个彩票站。

公诉人

邢志滨开的彩票站呗?

被告人 王亚君

对。

也许是不懂黑彩的时候比较幸运,前几次几乎都中得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奖金。随着王亚君对黑彩的玩法越来越了解,平时的那种幸运就逐渐离他远去了,他开始接连不中奖。因为想捞回之前投入的本金,王亚君只能加大自己下注的成本。2015年,对王亚君来说,是惊喜的一年,这个惊喜,并不是说他在购买黑彩时中了大奖,而是他工作上的一个变动。

公诉人

你是什么时间,被任命为,中石油佳木斯销售分公司安平加油站的经理?

被告人 王亚君

2015年。

虽然当上加油站经理,但是,被告人王亚君越来越大的黑彩赌资,已经不是他的工资可以承担的了。慢慢的王亚君花光了自己的存款,并欠下了大量的赌债,这些赌债,几乎是压得王亚君喘不过气来。他必须想出办法,尽快填满自己的大窟窿。

公诉人

赌债大概多少?

被告人 王亚君

大概应该400多万吧。

公诉人

欠的400多万的债是什么钱?

被告人 王亚君

欠的是个人钱。

公诉人

谁的个人钱?你在谁那借出400多万的欠款?

被告人 王亚君

有很多十多个人呢,有同学、同事。

公诉人

你是借的现金啊?还是人家买油交给你的钱,你直接就给打黑彩了,你说清楚。

被告人 王亚君

有给的钱。

公诉人

有客户拿钱让你给买加油卡,你给人家钱用了是吗?

被告人 王亚君

对。

公诉人

但是客户不知道你用人家的加油钱买的黑彩,然后你对不上帐了,对不对?

被告人 王亚君

对。

面对400多万的赌债,王亚君傻眼了,就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按照自己的工资计算,这辈子想要还上钱,恐怕是没什么指望了。那段时间,王亚君看看坐在加油站的门口,盘算着接下自己该怎么办。

直到有一天,王亚君看着来往行驶的汽车,他来了“灵感”。自己在加油站工作,而且又是个领导,何不利用一下手中的权力,在系统中偷偷的充值加油卡,充完后,将加油卡再卖到司机手里,这个来钱道,岂不是很快嘛!于是,他开始留意,作案工具之一的“加油卡”。

公诉人

你这些充值的空卡的来源是什么?这158张空卡?

被告人 王亚君

就是被遗弃的。

公诉人

机器里面的吗?谁遗弃的?具体说明一下。

被告人 王亚君

就是客户不用的。

公诉人

那是你收集的吗?

被告人 王亚君

对。

既然空卡已经收集完毕,那么就要开始实施自己的最终计划了。在2017年12月25日和26日两天,王亚君对收集的158张空卡进行充值。

公诉人

充值完加油卡以后,你是否让邢志滨将你充值使用的电脑搬离加油站?

被告人 王亚君

是。

为了销毁自己作案证据,在2017年12月28日,王亚君让邢志滨重新给电脑做了系统,以为这样就可以销毁自己充值加油卡的记录。可自以为是的他,把这件事想得太过于简单了。

公诉人

你有没有考虑到,你私自充值这些加油卡,没有钱款入账,石油公司的系统会发现,当时有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被告人 王亚君

当时我把机器拿走,我以为不能结账了,就是这么想的。

天真的王亚君认为,如果把这台操作电脑的记录抹去,就不会被人发现。可是,他没想到,自己操作充值的记录,每一笔,在石油公司那里都有记录。2017年12月29日,石油公司的一个电话,让被告人王亚君心里发凉。

公诉人

29日的时候,石油公司发现了这个你充值的记录,询问你的时候,你是如何回复石油公司的?

被告人 王亚君

我就说系统坏了,没有寻思石油公司的领导能知道。

眼看着事情要败露,王亚君再也坐不住了,他迅速的回到家中,找了几件平时换洗的衣服,打算离开佳木斯,去外地避避风头。

公诉人

发现了以后你是出逃了吗?

被告人 王亚君

是。

公诉人

什么时间出逃的?

被告人 王亚君

12月30日。

被告人王亚君从2013年开始接触黑彩,并到痴迷,仅仅四五年的时间里,除自己的积蓄外,又欠下400多万元的赌债。在这次案件中,王亚君非法所得的赃款,除了还清赌债以外,基本上都用在了继续卖黑彩上面,直到被抓。

2018年2月5日12点30分,逃到大连的王亚君被大连警方抓获。王亚君接下来将面临的,是他应有的惩罚。

王征 本文来源:新闻夜航 责任编辑:钱珏晓_NBJ10675
400-533-0168